拿下柏林影帝的他,入行第一天就在想获奖感言

发布时间:20-01-04

柏林当地时间2月16日晚,第69届柏林电影节举行了颁奖典礼,在王小帅导演的《地久天长》里饰演男女主角的王景春和咏梅同时获得了最佳男女主角银熊奖≮,这在华语片里属首次。随后,王景春也在微博分享了自己的心情,称“擒熊╥成功……”。


图源艺人々微博


在此之前,更多ↇ人对王景Я春的了解都是来自于一个头衔—″—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ⓛ员。而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的专访时,这§位出生于新疆,毕业于上★海戏剧学院表演系的演员,却透露,考入上戏前他只是一个百货大厦里的售货员,卖的还是童鞋。而当年报考上戏时,还差点因为超龄而被拒之门外。直到31岁,他决定做个“北漂”,向剧组“推销”自己。

  

近几年,在电影《金陵┆┇十三钗》《我是证人》《盗墓笔记》中,都能看到王景春的影子。2017年电影《建军大业》里,王景春饰演的贺龙也曾引起过广泛的讨论。 


他在《建军大业》里演贺龙  


中专毕业后在百货大厦卖了〖三年童⊿鞋

  

用王景春自己的话说:“曾经的文艺少年如今长成了文艺青年。我从小就喜欢唱歌└、跳舞、演小品,第一次上电视是小学五年级,演了个小品。”但是,彼时的他离真正的演艺圈很远。

  

19岁那〗年,王景春中专毕ю业,服从⿰分配被安排到新疆百货大厦工作了三年,起初是在工会负责宣传,“★但我觉得男孩子还是要去搞业务。”为此,他调到了鞋帽部卖童鞋。“每天对↔着那些买鞋的家长,我就想★,我未来的人生就是这样吗?”那段时间,王景春认识了他演■艺事业的℡“领路人”——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朗辰。


年轻к时的王景春。图源艺人微博


虽然一直在站柜台,但王景春有空就会和朋友一起去看艺术团排练。“那天刚好参加完一个婚礼,喝了点酒,婚礼结束后,我们去看人家排练。正赶上朗辰导演在帮艺术团挑演员演小品。他出了一个命题小品:从门外进来▉,然后≥对老师说,你们家着火了。因为剧团Ⅻ里大部分都是舞蹈演员,表演起来感情都不太对※。我念叨着,这多简单一事啊。我朋友就说〣,简单〾你来啊。”

  

朋友一把把王景春从窗台上拉下来,推到前面说:“他能演!”王景春也不怯场,走到门外,着急地冲进∧来说老师你们家着火了,拉着老师就往外跑。朗辰后来跟王景春说,他当时真以为自己家着火了呢。

  

坐了三天硬座因超龄差点错过上戏

  

结识朗辰后,对方一直鼓励王景春去报考专业的艺术院校。“跟着朗辰导演学了两三年后,我才有信心去考。当时我还在℅百货大厦工作,都没敢辞职,请假去的。”这个决定曾遭到家里人的反对,“我姥爷觉得不能放弃稳定的工作,说这是瞎胡闹。”

  

但王景春还是一口气把北京电影学院、中央戏剧学院、上海戏剧学院都考了个遍,在北电三试的时候,还遇到了同为考生的余男,一起演了小品。回忆起考试的那段日子,他说,“我〩坐了三天μ三夜的硬座,从☎新疆到了济南。到了之后,拿公共电话给家里报了平安,旁边正好有一个上戏的老师也在打电话。第二天,我去报名,老师不收,因为我超了半岁,我就求老师╢给个机会。刚好遇到头一天一З起打电话的老师,他和负责报名的老师说,前一天看见我灰头土脸的Ц在那儿打电话。”


当年王景春在ъ上戏留影。图源艺人微博

  

就这样,王景春勉强报上了名。也因为超龄,第一批录取时并没有他,“我想,完了,肯定是没考上。”结果,学校以特招的形式留下了王景春。进入上戏后,王景春的™专业课成绩一直很突出,拿过各种奖学金。“大Д二下半学期,《闯上海》┈┉剧组来学校选演员,导演是江∽澄,虽然看中我了,但▪他觉得我还是个学生,有点担心,这事就没成。到了我❤大三,他拍谢晋导演公司投资的一部电视剧《生死之门》,主演是潘虹,觉得我正合适。”就这样,王景春开启了自己的演艺之路。

  

从入行第一天起就开始想获奖感言

  

毕业之后,王景春被ж分到了上影厂,“成了一名职业的电影演员。”在他看来,在上海拍电影就像大家每天去上班的感觉,Ⅴ几乎能看到自己的未来。“毕竟‖|这个行业的机会更多还是在北京,正好那时接了部戏,在北京拍,我演男一,拍完那部戏,我就决定留在北京了。”

  

那年他31岁,开始了北漂生活,这也被王景春看做事业的一个转折点。“我从来没有和媒体讲过这段北漂Ю的经历。说来也算正常,一年搬几次家,需要不断去说服别人认可自己,这都是一个必经的过程。”′2010年,王景春凭借电影《疯狂的玫瑰》获得第十届电视电影百合奖优秀男演员奖,也正是这次获奖,促使他开始接演了更¤多的电影作品。这其中就包括2011年,张艺谋执导的电影《金陵十三钗》。


《金陵十三钗》剧照

  

2013年,王景春主演电影《警察日记》,凭借这部由真人真事改编的影片,他拿下了第26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。“做演员的都希望有奖杯来证明自己,我也是。应该说,从入行第一天起,▦▩我就开始想获奖感言了。”


《警察日记》



注:专访原载于2017年08月10日新京报



新京报记者 张坤玉 编辑 吴奇函 校对 赵琳


上一篇: Selina打羽球首露笑容 坚强走出离婚阴霾
下一篇: 通州、大兴发布大雾橙色预警 局地能见度小于200米